431房间

2015-09-18 17:15|作者:admin|阅读:911|来源:日志吧

我一直觉得,该发生的终究要发生。但是后来更加明白的是,不该发生的,自然不会发生。

第二次去北京,哥哥在机场快线和地铁的转乘点接我,我把那里想象成梦的入口。他站在那儿,面无表情,但眼神柔和。我记得很多年前听他跟一个女孩儿打电话,好多的寒暄。打完后他对我说,礼节和客套都是对外人的。我想我是自己人吧,当他伸过手来接行李箱,我没有说谢谢,快乐地走在前面。

“我们去哪儿?”他问

“去酒店开房啊。”我说

“靠,你还真敢说。”

呵呵,我当然敢说,我本来就别无他想。可是哥哥有“他想”么,我笑而不语。他说:你们魔都人,思想就是邪恶。

哥哥是帝都人,我是魔都人。此外,我在北京还是硬盘人。我不会用儿化音,他总是纠正我,然后加一句“你丫就一南蛮硬盘人。”说完,我们在地铁里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

新桥饭店看起来住了很多有钱人,我于是有一种蒙混进来的快感。在柜台checkin的时候,哥哥没有陪我排队,而是远远地坐在沙发上。我眯着眼睛偷偷看他,哈,没想到你也会害羞哦?客服给了我431房间的门卡,我特意慎重地捏在手心里。林夕的歌里说过“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还留住笑著离开的神态当天整个城市那样轻快沿路一起走半哩长街”。

林夕说得对,只要有他在,这座城市是那样轻快,我们也说笑着走过好多里的长街。自从上次以后,我决定再也不要戴手套了。就让我冷下来,才有理由让哥哥牵我的手。实际上,后来大多数时候,我不由自主地自己把手伸给他。只要他不放开,就是我的luckytime。

买咖啡的时候,我说:我们拿回房间喝吧。我承认,魔都人思想就是邪恶。我邪恶地想与他独处……即使只是看电视而已。但是看电视的时候,我的心思又在哪里?431房间灯光暧昧,我坐在床沿,他坐在沙发上。我们看日语台,他懂,我不懂。我用靠垫扔他,纯属挑逗,他扔回来,我站起来接,他说:小心我把你推倒。我说我才不怕。于是他抓住我的双臂,按在床上。

我感觉脸立即烧炙起来,心跳快到让自己都讶异。不记得之前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但就算有,也无法和此刻的心情相比。我本能地想用脚支撑起身体,他确更进一步,用膝盖压住我的腿。那么近,我不得不直视他的眼睛。他说:妹妹,你的脸瞬间就像樱桃一样红了。

我想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啊,于是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拉进怀里。这个拥抱和上次不同,这次我太过呼吸困难,简直算得上是喘息了。我们的脸贴在一起,稍稍转头就碰到嘴唇。他自然的,吻我。

吻,推翻了一切。什么哥哥妹妹,什么过去未来,他和谁在一起,我又该和谁在一起。这些树立在我们之间的屏障一一被推翻。吻,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可以解释么?除了爱。对我来说,那纯粹是爱。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放开我。轻轻说:不行,会有反应的。我用天真无暇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推测这句话的真实性。不会的,我说,他说:会的。

“会”是自然,我心底里跟本就是期待着发生什么。但他放开我,坐回沙发上,用自嘲的语气说:哇,出了好多汗。我笑了,伸手验证。他抓住我的手,保持距离,说:妹妹,我不能害你。

看到这里的人一定很郁闷,我当时也很郁闷,呵呵,我应该早说,如果我早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判三年”的故事。他说如若是几年以前,也许结局会大不相同。但我不置可否。我不知道,真的是时间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呢?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