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网恋

2015-09-15 13:59|作者:admin|阅读:1016|来源:日志吧

第一次独自去北京,是在我认识他的七年以后。我告诉他,工作的关系,可能需要上北京出差。他问:“那要见面么?”“当然见。”“不是说不见的么?”“但是上天要我们见!”我理直气壮得好像一点都不忐忑。

终于可以见到他了,这种期盼早已在我的心底腐烂,深得自已都忘了。他是我的网恋。我想这件事情,儿戏在可以若即若离,认真在持之以恒。不,更确切地说,认真在我把他当做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男人,我曾设想自己可以为他不顾一切。

二十岁那年,我遇到他,卖乖地叫他哥哥,他于是叫我妹妹,我以为这是一般的网络格局。他说,你就是我的亲妹妹,亲人的那种亲。我想要比亲人更亲呢?他说不,亲人的亲才是永恒的。

那段日子我很快乐,但是不幸福。大学的课程轻松,我所有的时间都泡在网上,和他在一起,用耳麦对接彼此的时空。他的确像亲人一样存在于我的生活中,我们的qq秀穿着情侣装,我们保持着语音通话时间的记录,我们用10k以下的网速,传完了整部gto。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差时症,那时候过一天,就好像有一周那么长。他有些迷人的魔力,让他身边所有的女人都爱他,我别无选择。

他却当然是有选择的。他问我:妹妹,你说我是要跟a结婚呢,还是跟b?我说:跟我吧。他说:最不可能的,就是你了。为什么呢?因为你是妹妹,是亲人啊。

这是一个圈套,但是他说的那样真诚,让我不得不妥协。

二十岁的时候,我不怕失去,不怕挥霍时间,只是享乐,不问未来。我幻想能去见他,省下零花钱,瞒着父母,一个人坐飞机去北京。可能不够钱住店,没关系,就拖着行李直接敲他的房门。他开门,拥抱我,很久都不放手。好多次,我整夜不睡,把这种念想描绘得越来越细致,直到像回忆一样真实。我甚至查过他家门口的公车时间,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做。

二十一岁的时候,我开始哭,不停地哭,迅速消瘦。他和a一起过情人节,买了玫瑰花和大盒巧克力,坐着火车去找她。而她,炫耀地把床畔嬉戏说给我听,然后一起欣赏我的伤心,从中提炼些许胜利的满足感。我就像一个女巫,数着秒针,每隔一小时给他发一条消息,说我想你!我想你,你快回来吧……

那个世界里有无与伦比的伤心,我将它轻轻地抛弃了。我觉得毫无后遗症,除了时常在梦里坐上飞机,那架总也不能正常起飞的飞机,目的地永远是北京。

时间快进,在第七年,我告诉他:我要到北京出差,每月两次,每次两天。我们见面吧。他说,好,那么见面吧。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