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日志吧 > 情感家庭 >

爱情是一场病态

爱情是一场病态,相爱的人相互纠缠,在爱情中总分不清谁会爱谁多一点
 
一旦有一天,当我们在爱情中,可以清清楚楚地计算,
 
那麼,离爱情离开我们的日子,就不远了;
 
於是,转过身去,背对著爱情离开,把自己关在门裡,
 
把爱情关在门外,只是,这一转身,往往就是一生,就是一世。
 
不管是如何爱过,不管是谁转过身,最终都会沉在,
 
这郁伤的海中,慢慢地沉溺,慢慢地麻醉。。。。。。
 
曾经传过情话的那部电话,
 
听不到它再响起熟悉的声音,
 
也无法再去拨通那个号码,记下的,全是下雨天的心情。。。。。
 
於是,学会独自在人群中游走,学会在喧闹中孤独,学会穿越感情的缝隙。
 
寂寞地听著,风吹动窗帘的声音,寂寞地听著,
 
时间,在窗外溜走,而我们自己,已经在时间中苍老,皱纹早就,爬上了心头。。。。
 
象城堡中孤独的女孩,看著每个夜晚的月儿,
 
看著每个世纪的星星,想像谁会手持宝剑,把我们从这心的城堡中救走。。。。
 
总是看别人在舞台上,表演著爱情,总是為别人的爱情,而流著自己的眼泪。。。。
 
而自己,只是舞台上,那个没人注意的配角,
 
用孤独,去衬托别人的爱情,演出的,都是别人的表情。。。。。
 
明明知道,那棵灿丽的爱情树上,开著的,
 
都是别人的爱情之花,结下的,都是别人的爱情之果。。。。
 
酒,成了不可或少的道具,
 
只有在大醉后,才敢表演真正的自己,
 
只愿,把一生都醉在这酒裡,忧伤著,如酒的浓郁。。。。
 
终於明白,爱情,就像是模特身上那件美丽的衣,
 
穿在别人的身上,总是耀眼而美丽,穿在自己的身上,就成了小丑的戏服。。。。
 
爱情并不是风箏,放出去还可以收的回来。
 
而爱情放出去后,收回来的却总是伤心,因為,线已断了。。。
 
只有孤独的,孤单的,孤寂的,在别人不明瞭的心情中,去怀伤,去叹息。。。。
 
女孩说,她和她喜欢的人现在不能一起,她希望某年某天。他们可以在某地重新开始。
 
真的可以吗?
 
某年某天是什麼时候,谁又知道?
 
有时候,时间对了,地点却不对;地点对了,时间却不对;
 
时间和地点都对了,心情却不对。
 
现在不自由,她只能寄望某年某天在某地跟他再开始。也许,当他自由了。她却不自由;
 
当她自由了,又轮到他不自由。当他和她都自由了,他们却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没有遇上。
 
地点对了,他和她都自由,可是,那时他们都变了。
 
我爱你,我深深相信我们的缘分未尽,某年某天某地,我们会再遇,你要好好的生活……
 
我们含泪道别,努力活下去,迎接重逢的一刻
 
可惜,所有的重逢,都是想像比现实美丽的。
 
期待重逢的两个人,已经各自爱上另一个人。
 
直到某年某天,他们在某地相遇,才想起某年某天,他们曾经有一个约定。
 
如果要选出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字,你会有什麼选择?
 
有人选"美貌",有人选"财富",有人选"健康",
 
也有人选"生命"和"自由",一个幸福的女
 
人说是"老公"。
 
生活中最重要的、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两个字,难道不是"时间"吗?
 
我们都受制於时间。
 
年少时候,你总希望日子过得更快一些。
 
年长之后,你惊讶时间竟然过得那麼快,要留也留不住。
 
时间治疗痛苦,也加深了痛苦;它有时候太长,有时候又太仓促。
 
於是,万物有时。四季迁移,日月盈亏,也有一个时序。鸟兽虫鱼,都有感应时间的功能。
 
花开花落,也有自己的时鐘。
 
古埃及人发现每当天狼星在夏夜的星空中出现就是尼罗河氾滥的先兆。
 
大戟树冒出新芽时,乌干达的巴尼杨科勒人就知道连绵大雨即将来临。
 
万物有时,怀抱有时,爱情也是有时序的。
 
起承转合,从零到零,也是一个时序。
 
聪明人能够感应到他们的爱情还有多长,笨人却懵然不知。
 
如果要走到分手的那一步,事前必定有许多徵兆,
 
正如尼罗河氾滥前,天狼星会在天边出现。
 
爱情有生、老、病、死。爱情老了,生病了,治不好,爱情就会死。
 
爱情要死,是时限到了,我们何必要恋恋不肯放手?
 
万物有时序,你不可能一无所知,你只是希望把大限再延迟一点。
 
延迟一点,还是要完的。花开花落,万物有时,你為什麼不肯接受这是自然的定
 
律?
 
某年某月,你爱上一个男人,一天,你无意中告诉他,小时候你住在XX街五号,
 
他吓了一跳,告诉你,他也在那条街住过三年,就住在十二号。
 
许多年前,你曾经听过他的名字,当时不以為然,只知道有这个人而已,
 
况且,他跟你也不会有什麼相干,今天,你们竟然相遇相爱,
 
他问你:"我们是不是相逢太晚?"不,许多年前,你已经悄悄跟他相逢。
 
你在许多年前已经悄俏跟他相逢。虽然碰面不相识。但已经埋下重逢的种子。
 
在某个时空裡,你们失诸交臂,不是没有缘分,只是时机还没来到。
 
在相爱之前,你们早已悄悄地相逢,那悄悄的相逢,
 
好像是一盘葡萄,时机成熟了,才变成酒。
 
当它还是葡萄的时候,我们从未察觉。
 
有些葡萄,最后没被选上酿酒,而你和他,
 
从悄悄相逢到重逢,是多麼的幸 ?徊 一点,你们今生今世不会重逢。
 
传说鬼魂是没有重量的,可以飘到天花板或者半空裡。人的可爱,或许就是有重量吧。
 
於是,有重量,我们才会觉得自己太重或太轻,那就可以忙著减肥或增肥。
 
身体有重量,打起架来也会佔上风。
 
胖子可以一个屁股坐在小个子身上,压也压死你,看你怎样还手?
 
体有重量,谈情时比较温馨。
 
女人可以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压得他双腿发麻,永远记著这种感觉。
 
男人腰酸背痛,可以请女朋友站在他的背脊上来回踏几脚,舒服舒服。
 
女朋友体重太轻,就没有这种享受
 
人有重量真好,我要做人不做鬼。
 
所有的结局都已经写好
 
左右的泪水也都已啟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麼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的微笑的面容极 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嵐
 
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邔 ?b订得极為拙劣
 
含著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本文由日志吧发布,文章转载来自互联网转发请注明出处。